谁是太平天国运动的导师?

2018-12-21 15:20:13 围观 : 199

  谁是太平天国的导师?看到这个题目,您一定以为是天王洪秀全。不是。那就是提出资本主义政纲《资政新篇》的洪仁玕了?也不是。其实,太平天国的导师是中国第一位新闻工作者。很难想象,那场让中国人口损失近亿的世界罕有的农动,怎能与一位新闻工作者扯上关系?那么,这人又是谁?

  此人叫梁发,又叫梁阿发,一听名字您就知道是广东人了。1789年梁发出生于广东省肇庆府高明县(今佛山市高明区)。梁家世代务农,梁发到11岁才读书,15岁时便到广州十三行学做毛笔,不久改学雕版,并因雕版技术出色而被雇为雕版印刷工人。

  相信很多新闻出版业内人士对梁发应有耳闻,因为梁发是中国新闻从业者的祖师爷。据方汉奇先生的《中国新闻事业史》介绍:梁发是第一个参加近代中文报刊编辑、出版工作的中国人,是中国近代第一位报人。另外,梁发还拥有一个更为重要的第一,即中国第一位教传教士。事情就出在这个第一上。

  事情还要从头说起。1807年,英国伦敦布道会派遣教()传教士马礼逊来华传教,此人改变了梁发的一生。马礼逊在广州传教并翻译《圣经》,当马礼逊的《圣经》中译本要付印时,梁发便因雕版技艺高超被马礼逊相中。由于当时在中国传教的阻力很大,马礼逊决定在中国周边的华人聚居区建立对华传教和出版的,便派传教士米怜带着梁发一起前往马六甲。1815年,第一份中文近代报刊《察每月统记传》在马六甲创办,梁发负责雕版事宜,并参与撰写文稿等工作,因此成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位真正意义上的新闻工作者。在此期间,梁发还在米怜的下受洗加入了教。

  1819年,梁发回高明老家结婚。在此后的时间里,他不断编写各类传教小。1832年,他编写了在中国近代思想史上占有重要地位的《劝世良言》一书。《劝世良言》由九本小合订而成,主要是精选《圣经》中的内容,同时宣传教的教义。梁发用浅显通俗的语言使《劝世良言》极易为中国人接受。这部《劝世良言》便成了洪秀全发动太平天国运动的思想源泉。

  1836年洪秀全赴广州应试不第,偶遇一传教士送他一本《劝世良言》,当时他只是略一浏览,便扔到一边去了。1843年洪秀全第三次应试落第,在烦恼苦病中,重读《劝世良言》,没想到这次他大有所悟。经过一番潜心研读,洪秀全从《劝世良言》中汲取思想养料,决定抛弃科举,向“宣讲拜偶像之及信拜真神之要”。他按照《劝世良言》的自行“以水”,创办了“只拜,邪神”的拜会。并于1845年、1846年创作《原道救世歌》、《原道醒世训》、《原道觉世训》三篇诗文,使拜会的由隐讳到明朗,从此便在他的身边云集了一批信众。1851年,洪秀全在广西金田村发动了轰轰烈烈的太平天国起义。

  说的这里,您就知道了第一位新闻工作者和太平天国运动的关系了吧。其实,目前研究太平天国运动的中外学者都非常重视梁发的《劝世良言》对洪秀全创建拜会的影响,以及后来在太平天国运动中所起到的作用。甚至在学术界有这样的说法:研究中国近代史就离不开太平天国和洪秀全,而研究洪秀全就离不开梁发的《劝世良言》。

  自1851年金田起义后,太平军便如疾风骤雨势如破竹,一过关斩将,两年就拿下了南京,夺取了清朝的半壁江山。在征战中,《劝世良言》所宣传的教教义起到了凝聚、鼓舞士气的作用。每临阵前,洪秀全便大呼一声:“那是战妖,父(指)在哥(指)后,哥在朕(洪自称)后,三子爷亲统两旁天兵赶逐。”太平军每闻此言便勇气倍增,奋力搏杀,取得一个又一个胜利。太平军进入湖南后,发布了《奉天逐妖救世安民喻》、《奉天讨胡檄布四方喻》和《救一切天生天养中国人民喻》三篇著名文告,称:“上为报瞒天之仇,下为中国解下首之苦,务胡氛,同享太平之乐”。号召广大群众“各各起义,大振旌旗,以灭妖”。三篇文稿把斗争矛头直指清,起了动员千百万群众起来斗争的作用。太平军所到之处,深受人民,在湖南吸收天地会会众五、六万人,挖炼工人数千,入伍后组成“土营”在日后攻城斗争中发挥了很大的作用。连清军也惊呼“之迎降、会匪之日以千记”。太平军所宣传的纲领受到人民的。

  但是,洪秀全作为一个长期在封建君主里浸润的农村知识,其最高理想仍不外是成为一个帝王,他满脑子都是“生杀由天子,诸官莫得违”和“万国定咸宁,王独操威柄”的思想。所以拜会虽承钵于教,但并未全盘吸收,而是为我所用,从而使这场运动本身就带有浓厚的神权色彩。早在金田起义前,洪秀全就假托梦游天国聆听,及成为次子、接受来到解救等,给自己罩上一层“君权神授”的神秘。接着,杨秀清、萧朝贵也屡次假托天父、天兄下凡,代天言事,更为起义增加了神秘色彩。金田起义后不久,洪秀全就自称“天王”。所谓“天王”,就是“天国”的王,本身就带有政教合一的味道。建都南京后,更是建立起了典型的政教合一的封建神权体制。洪秀全把从广西一势如破竹的胜利和太平天国的建立,完全看作是的旨意;之后,又把失败归于天父的惩罚。进而又将拜的教义作为制定政策和指挥打仗的依据。声称他只向负责,“倘违,我只膺之怒耳”。这样,洪秀全就整天于研读和批注《圣经》,撰写教诗文,制造隐语之中,把 “天国”的成败完全寄托在皇的上。直到天京被包围,仍然相信自己是“奉圣旨,天兄圣旨下凡,做天下万国独一真主”,认为会有天兵天将来帮助自己拒敌。所以,最终还是了“其兴也悖焉,其亡也忽焉”的历史周期律的怪圈。

  当太平天国运动如火如荼的时候,梁发此时正在广东。此前他因传教刻书被,鞭笞三十,并被毁版烧书,斥为。在此后的几年中,他隐约感觉到外面的世界已经,可是老迈的梁发不会想到,这场改变了中国历史进程的运动会跟自己有着密切的关系。

  1855年3月12日,66岁的梁发卒于广州。这一年,中国近代著名思想家、报业巨子正在上海麦都思传教士的墨海书馆当一名普通编辑,《申报》创办人美查还是个英国小混混,而未来的《申报》主笔蔡尔康才刚刚两岁。我们还要等上18年,才会看到一个与梁发同乡同姓,凭一张报、一枝“胜过三千毛瑟”笔的“言论界骄子”——梁启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