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清同治《平定太平天国陆战图》看晚清绘画战

2019-01-29 12:19:43 围观 : 89

  “战图”是清朝宫廷绘画中的一个重要题材或门类,相对于此前的宫廷绘画,显得有它自己的时代特色。此类题材或门类的作品,以描绘战争场面为主。这类题材在此前的宫廷绘画中甚为少见。清朝的乾隆在位六十年期间,于内地、边疆多处用兵。他有一方常用的印章,印文为“十全老人”,这是纪念他一生的十大武功(两平准噶尔,一定回部,再扫金川,一靖,一入缅甸,一复安南,两胜廓尔喀)的。从平定准噶尔得胜之后,就命令宫廷的若干中国及欧洲画家丁观鹏、郎世宁、王致诚、艾启蒙、安德义等,将此次战役中的关键战斗场面,用图画的形式描绘而保留了下来,不但制作了十六幅一套的手绘《平定准部回部战图》(现藏故宫博物院),而且还在此基础上制作了十六幅一套的铜版组画①,此外还绘制了《紫光阁功臣像》一百幅,悬挂在位于皇城西苑中的紫光阁内②,同时还命令宫廷画家画了若干巨幅的“战图”在殿中的墙壁上,以作炫耀和纪念。使得当时的紫光阁犹如一个小型的军事博物馆。

  近些年笔者再次看到了几幅类似的大幅“战图”,它们虽然已经不齐全了(即“失群”了),但仍然还是十分难得和珍贵。从那些画面中人物的榜题或者随附的文字中,可以知道所画应当是平定太平天国战图。?“太平天国”是我们现在的称呼和命名,在当时的图名应该是《平定粤匪战图》之类的。这些作品无疑是咸丰、同治朝的宫廷画家仿照乾隆时期绘制的“战图”,这两幅描绘当时战争的图画,其历史价值常高的。

  这类绘画作品的价值,在于它比较真实地还原了当时战场上的态势。画面均为全景式的构图,参照舆图,很完整地展现了战场的全貌:当地的地形地势、冲突双方的阵型、胜负关键的节点、清军大小指挥官的姓名(用榜题的形式注明),都一一在画面上描绘了出来。绘制图画的画家即便没有亲身参加某一场战斗,也应当是在和战争的参与者了解了非常具体细致的情况后才执笔的,从而使观画者有了身临其境的感觉。画幅中又并非只描绘时空中的某一瞬间,而是某个战役里不同时间段内发生的若干片段。

  下面来重点介绍平定太平天国战图的两件大画。一件名为《平定太平天国陆战图》(本拍卖专场 Lot.3040),纵 133 厘米,横 297 厘米,绢本设色,从它绘画的式样来看,其构图与乾隆时期的同类画幅一脉相承,属于宫中此类绘画比较固定的模式。画中清军的部分大小军官似乎有肖像的特征,而且人头的旁边加上一个长方形的边框,边框里面书写了此人的姓名,犹如壁画中的榜题一样,画中署写榜题姓名的战将有“耆龄”、“谷文胜”、“刘国斌”、“刘腾鸿”、“普承尧”、“吴坤修”等共六人。图画描绘清军和太平天队在丘陵地带互相冲杀,一条河流从画面中间流过,河上有一座石拱桥,桥上为败退的太平军,清军从左右两侧夹击;右侧的清军在追击,左侧也有清军围追堵截,溃败的太平军的退。太平军,败局已定。

  图中人物“耆龄”在清吴友如绘点石斋光绪二十七年印《紫光阁功臣小像》中有记载,普承尧在紫光阁中亦有绘图存在,刘腾鸿等将领在《清史稿》中能寻其生平履历。所有《战图》画幅时间段和战争场景的选择,都是经过考虑的。战图所描绘的均为清军、太平军时的战事,而绝对没有太平军起事之初,清军节节败退的画面。

  这幅大画应当是一整套图画中的一幅,而且还应当有它自己具体的名称,但是由于画幅上及裱背上没有其他的文字,随同画幅一起的“上谕”也已失落,所以无法确指其图名。不过画面上的战将中有“耆龄”,而且看来他是为首的指挥者。耆龄时在江西任官,曾协助曾国藩、曾国荃围剿太平军,在江西作战屡屡获胜,此图可能即为其中的《克服瑞州府城图》(瑞州即今江西高安)。

  图名为《平定太平天国战图》(又名《湘军九洑洲战图》,为本拍卖专场Lot.3041 组图之一)(,为绢本设色画,纵 137、横 290 厘米,比上文所介绍的《战图》尺幅略小些。另外附有同治二年(1863 年)“上谕”文字一段:

  “同治二年六月初五日内阁奉上谕。曾国藩等奏:水陆各军会克江浦浦口二城、九洑洲等要隘,江面一律一折。官军自攻克巢含和三城及雨花台石城后,群贼大骇。又以上海官军既克昆新,进图苏郡,逆众仓皇失措,纷纷南渡。天长、六合、来安等处次第解围。浦口之贼弃城逃遁。五月初九日,鲍超等军会合水师各进攻江浦,贼已闻风宵遁,遂将江浦、浦口二城一并收复。官军沿途追剿抄过。贼前该逆窜并九洑洲,复被舟师截江围击。贼不得渡,争窜芦苇中,溺濠死者,骈积以数万计。十三日,丁泗滨、喻俊明等分先攻南岸要隘,飞驶而下,将逼贼巢。贼众万炮齐轰,官军纵火焚烧贼船数百,一时俱尽。众勇乘势薄垒,从枪炮烟中抢险而入立平下关草鞋峡,八贼垒并,于次日分兵袭破燕子矶,杀贼毁垒而还。十五日,刘连捷等水陆各军,分进攻九洑洲,绕洲环击,贼殊死战。官军于初更时,乘月色昏暗,移船逼近贼垒,会西南风大作,众军以火箭攒射,立焚贼船数只。风引火猛,洲上贼卡齐燃。喻俊明等挥军直上,大呼登岸。丁泗滨自中关飞桨而来,跃过重濠,肉薄齐登。各军越墙扑入,聚歼群丑,无一脱者。遂将九 ! 洲伪城攻克,夺获大炮数百尊,牛马器械不计其数。九洑洲为大江关键,与金陵互相犄角。此次官兵酷暑血战,收复坚城,连克要隘,长江一律,览奏曷胜欣慰。所有尤为出力之浙江定海镇总兵喻俊明、浙江黄岩镇总兵丁泗滨、记名总兵彭楚汉、杨明海均着交军机处记名,遇有提督缺出,请旨简放。彭楚汉并着遇有水师总兵缺出,先行请简记名。提督浙江处州镇总兵李朝斌、记名提督甘肃巴里坤镇总兵成发翔均着赏穿黄马褂,副将杨占鳌、李助发、严定国、颜海仙、罗宏裕、傅敏才、周正林、李宏试均着交军机处记名,遇有总兵缺出,请旨简放。杨占鳌并赏加提督衔,李助发并赏给御勇巴图鲁名号,颜海仙并赏给捷勇巴图鲁名号,罗宏裕并赏给精勇巴图鲁名号,傅敏才并赏给烈勇巴图鲁名号,记名总兵芳着赏加提督衔,副将唐敏义着赏御策勇巴图鲁名号,参将许云发、陶树恩均着以副将尽先补用,许云发并赏给绩勇巴图鲁名号,赏加总兵衔,陶树恩并赏给志勇巴图鲁名号,游击江福山着以参将尽先选用,并赏加副将衔。其馀出力人员,着曾国藩等专案奏,以示鼓励。总兵衔副将邬桂芳、副将胡俊友力战捐躯,殊甚悯恻,均着交部照总兵阵亡例,从优议恤,以慰忠魂。其余阵亡各员弁,并着查明汇案请恤。钦此。”

  此大画属于《平定太平天国战图》中的一幅,根据随图的同治二年的“上谕”,可知所画为湘军与太平军的战斗场面,图名应当是《湘军九洑洲战图》。画中主要战将的头部旁边也有长方形边框的榜题,人名录如下:“鲍超”、“罗宏裕”、“丁泗滨”、“傅敏才”、“胡俊友”、“邬桂芳”、“李朝斌”、“李助发”、“刘连捷”、“彭楚汉”、“唐敏义”、“陶树恩”、“许云发”、“颜海仙”、“成发翔”、“严定国”、“杨明海”、“杨占鳌”、“喻俊明”、“芳”、“周正林”等二十一人。这些人的姓名也都见于“上谕”的文字中。

  这幅大画中描绘清军水陆并进,夹击在江中的太平军船只。清军用大炮猛烈轰击,使对方的船只燃起熊熊大火。太平军溃败在即,双方胜负已成定局。这两两幅大画中,清军和太平军在服饰上有着明显的差异,清军头上顶戴花翎,脑后留有长辫,而太平军则是布巾包头,耳朵两旁垂下长发,故民间称其为“长毛”。

  从以上介绍的有关太平天国的几种战图,可知当时宫廷内画了不止一套或一组。它们内容大致相同,但有的是于墙的大画,有的是册页,有的是手卷,规格多样,这样的做法和乾隆时期是一脉相承的。

  1.《宋元明清中国古代书画选集(二)》第 113-116 页,保利艺术博物馆,2011 年。

  2.《第二届中国文物艺术品国际博览会展览图录(贰)》第204-209 页,第二届中国文物艺术品国际博览会展览,2010 年。

  1.“宋元明清中国古代书画大展(二)”,保利艺术博物馆,2010年 10 月。

  2.“第二届中国文物艺术品国际博览会”,主办单位:市文物局、日报报业集团、,2010 年 10 月。

  另一幅图(本专场 Lot.3041 组图之一)为绢本设色画,纵 136、横 313 厘米。图中参战将领的姓名有:“刘玉昌”、“刘”、“郑天顺”、“丁东生”、“朱添银”、“谭玉龙”、“帅合胜”、“周显承”、?“杨得发”“成瑞”“雷恒”“李万山”“余永盛”“石承”“赵冠英”“泰国胜”“曹克忠”等人。(此处原文为纵 152、横 324 厘米的《平定回部战功图》其中将领姓名超过三分之二的人名与本场的 Lot.3041 组图之一的作品相符合,当是同一批将领的不同战役图,其笔法设色、布局等为同一画者出,当为组图之一。)

  另外据笔者所知,目前在海外也还有若干此类“战图”的收藏。关于那些作品的情形张弘星先生撰有专文《流散在海外的两组晚清宫廷战图考略》研究和介绍④。张弘星在那篇文章中,专门介绍和研究的是现收藏于爱德蒙顿的麦克塔格特的私人庄园、捷克首都布拉格国家画廊、以及英国诺甫克散郡汉皇家行宫的多幅成组的“战图”。

  这两组大画,与现藏爱德蒙顿麦克塔格特私人庄园的《清军与太平天国战图·通城之役》,画法完全一样,应当是同一组“失群”的作品之一⑤。另外,从张弘星先生的《流散在海外的两组晚清宫廷战图考略》文章的叙述及文中所附的六幅插图来看,还提及了现在收藏在台北故宫博物院内一组《平定太平天国战图》,图共有十三幅,文章中又提到收藏于中国国家博物馆内的图名为《清军奏报与太平军交战图》的作品,该图为多幅画面装裱成手卷的形式。

  从文章所附的插图上可见其中的《攻破田家镇贼巢复蕲州图》、《浔江图》、《克服湖北通城图》、《克服瑞州府城图》、《克服安庆省城图》、《克服金陵图》等六图,该手卷一共有多少幅图,图幅的尺寸等,文章里没有说明,图画的名称与台北故宫博物院所藏的大致相同。不过,与目前所见收藏于私家手中的《平定太平天国战图》大画在绘画风格上有较大的差别,不象是同一画家(或同一组画家)的手笔。由于画幅上也没有作者的署名,所以其画家尚不能确定。目前的故宫博物院内,除去《平定准部回部战图》铜版画及绘本之外,并没有巨幅“战图”的收藏,而台北故宫博物院则有《平定太平天国战图》中的《克服安庆省城战图》、《金陵各营获捷战图》等七幅大画。据了解,其他的巨幅“战图”现在几乎都收存于海外的博物馆或私人手中,尤以为最多⑥。

  这些有名有姓有着榜题的战将,应当都是战场上的立功者,或许也就是晋身“紫光阁”的功臣们(即另有单独的画像悬挂于“紫光阁”内)。这样的做法应当始于乾隆时代,当时的“战图”大画上就是如此来突出立功者的。有关“太平天国”的图像资料,过去很少见能够见到,我们大概只能从英国人呤唎所着的《太平天国亲历记》一书⑦中不多的几幅插图中知晓看晚清绘画战图大画记一二。而且那些图画也大都是事后凭印象回忆而画的,并不完全准确或精确。而这些“战图”则是几乎就是当时的人画的当时的事,其失真的地方相对比较小(当然在描绘中,宫廷画家的倾向性还是很明显的)。

  从现存的史料和当代学者的研究来看,领导绘制此图者和主笔者应当是晚清时的满族宫廷画家庆宽(1848-1927 年)。庆宽,字筱珊,别号松月,晚年号尘外野叟,又号信叟,为满洲正黄旗人,原籍铁岭(今属辽宁)。庆宽青年时期曾得到光绪之父醇亲王奕譞的赏识,进入醇王府作画,随后又至内务府供职,任员外郎,奉旨组织画家并亲自参与画了大量的宫廷绘画,庆宽还曾参加恢复重建颐和园的设计工作⑧。

  此外,据笔者所了解,晚清时为上海的石印《点石斋画报》绘制画的吴友如,也曾经画过“平定太平天国”的图画。据画史记述,同治三年(1864年),清军攻占太平天国的都城天京(今江苏南京),太平天国败亡,吴友如特地为被誉为中兴功臣的曾国藩画了《克服金陵功臣战绩图》,由此声名日起⑨。但是从目前的这幅《平定太平天国战图》大画上来看,与常见的吴友如笔下的人物形象有较大的差距,《平定太平天国战图》大画或许没有吴友如参与其事,或许他只是众多画家中的一个。至于这套大画完整的一共有多少幅,并没有见到过相关的记载。

  ①向达《明清之际中国美术所受西洋之影响》,载《唐代长安与西域文明》,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57 年,;聂崇正《清朝宫廷铜版画〈干隆平定准部回部战图〉》,载《故宫博物院院刊》1989 年第 4 期,;曾嘉宝《纪丰功?述伟绩((清高十全武功的图像记录功臣像与战图》,载《故宫文物月刊》,1990 年第?9 期,台北。②聂崇正《谈清代〈紫光阁功臣像〉》,载《文物》1990 年第 1 期,。④⑤张弘星《流散在海外的两组晚清宫廷战图考略》,载《故宫博物院院刊》

  2001 年第 2 期,。⑥聂崇正《透视流散在欧洲的清宫绘画》,载《收藏家》2010 年第 1 期,。⑦英国·呤唎着、王维周译《太平天国亲历记》(原名《太平天国—太平天国的历史、包括作者亲身经历的叙述》),中华书局,1961 年,上海。⑧赵振经《一位值得重视的画家》,载《日报》1985 年 7 月 14 日,;吴润令《颐和园的设计者—庆宽》,载《满族研究》1986 年第 1 期,。⑨盛叔(清)《清代画史增编》书局出版。

  附注:此两战图分别为文中所说成于光绪朝、悬挂于紫光阁中“清军与太平天国作战图”系列20幅中的第9幅《湘军九洑洲大败太平天战图》和第19幅《湘军瑞州大败太平天战图》,两本均系根据吴友如的战图原作由神机营画师加工而成。前战绘湘军于南京浦口九洑洲大战太平天,所绘将领有喻俊明、成发翔、彭楚汉、丁泗滨、刘连捷等十数人,附文仍存,详述作战经过及各将受勋情况;后战主要描绘湘军克复瑞州之战,所绘将领有普承尧、刘国斌、刘腾鸿、刘腾鹤、吴坤修、耆龄等,文已不存。

  两战图属博物馆级藏品,且系成套战图中析出,其历史意义、文物意义不言而喻。它们与仅存的其余几件一起构成了晚清对于乾隆以来功臣绘像及书赞传统的完整和系统性的接续,其所绘也从单个人物转向整个战争场面,而形制更为巨大、描绘更为精致,是研究晚清史、宫廷艺术史、晚清艺术史、太平天国运动史、湘军发展史等相关领域最具权威性的实物材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