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达文旅重起炉灶 王健林瞄准红色文旅

2018-12-06 12:00:40 围观 : 75

  在参观完遵义会议会址之后4个月,王健林决定拿出100个亿,在遵义娄山关建一个红色小镇和2个万达广场。

  10月22日,万达与遵义相关框架协议在万达总部签订。目前,万达方面已经启动娄山关红色小镇的前期调研工作,他们要在此处打造全国著名红色文化传承。一个月前,万达版延安红色小镇也刚刚敲定。

  此时的万达,正处在“变现文旅永久退出”的罗生门中。与融创和13个万达城的彻底交割协议,让万达再度站到风口浪尖上。

  王健林了去年曾有的怒气,变得更加沉稳。交易之外,通过两份声明,王健林希望向传递一个强烈信号,“文旅”仍是王健林开疆拓土的重要工具。

  王健林过去一个月的行程单,可以看出端倪—延安、西安、敦煌、、遵义、武汉等城市的密晤,意味着王健林重启文旅投资,是有准备而来。未来,不排除有更多万达文旅项目要洽谈。

  今年年初,当会场飘荡着《歌唱祖国》的旋律时,的王健林激动得难以自已,从桌上拿起方巾悄悄擦掉眼泪。后来他向坦言:“2017年万达放缓了脚步,但筋骨未伤。2018年,万达迎来30岁,要‘从实际效果出发,不玩概念,不烧大钱’。”

  王健林再一次提到做百年企业的梦想。但当万达一只脚深深扎根在过去和传统,另一只脚却踏入未来和创新的,要如何去对抗这种撕裂?两个月后,他们将重新亮出家底。

  折戟顺驰之后,孙宏斌与他掌舵的融创鲜少再提冲击行业排名,但嘴巴不说不代表心里不想。

  王健林点破甚至利用了孙宏斌的心思。去年年中,走到命运十字口的王健林主动找到孙宏斌,对他说“拿走万达城,两年内,融创可以闯进房企前两强”。看了三天万达的账本后,孙宏斌决定努努力吃下这笔438.44亿元大单。

  一份“哥俩好”的协议在去年7月19日签署—西双版纳、南昌、合肥、、无锡、青岛、广州、成都、重庆、桂林、济南、昆明、海口等13个一二线万平方米的优质土储;而万达依旧把持着项目规划设计权、建设运营权,还一并圈定了20年里130亿元“顾问费”。

  事关数百亿交易,数千亿资产,以及数十个地方的协调工作,匆匆签署协议的万融双方在履行过程中,出现了大量新问题。一年又三个月后,这两家的婚后托管关系走到尽头。

  62.81亿元,长达11页纸的合约里,融创志在运营这13个万达城。10月29日,他们直言不讳称,要的就是“运营管理界限更加清晰”。万达方面亦很坦承,“合同执行中发现,该(托管)合作方式确有诸多不便,项目规划、建设和运营管理与投资方一致,对项目发展才更为有利”。

  “并购只意味着监管及财务层面成功实施了,团队磨合上没那么容易。融创是大股东,他们对运营也有指导。两家公司风格完全不一样,万达团队面临着双头管理的难题,而融创团队也会觉得被动,但这些都还是小事,”万达文旅某中层人员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题在方面。万达城一般都是各地的重点招商引资工程,突然出现万融两个品牌,他们也会焦虑项目进度与规划是否变更。”

  一位不具名的知情人士则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过去多年,王健林靠万达系金字招牌占据了主动权,当年甚至不少省级主动去找他合作。万达的商业信誉、招商能力和开发实力是地方上最看重的,有些地方上给万达的土地价格甚至不到市价的1、3。但有些万达城项目还没开始建,万达就要退出了,那之前地方上给出的优惠条件可能就要收回了”。

  融创去年至今的一系列公告,已经清晰勾勒了这条的交割线:连续三次延期交付,直到今年6月30日,才全部接手13个万达城。而截至10月29日协议当日,海口万达城和济南万达城91%的股权依旧未能过户给融创。

  济南万达城就是老之一。2016年8月26日,济南万达城630亿元巨无霸投资计划出炉。王健林以当中超280亿元的文体旅游投资,换得了济南当地4200亩廉价土地。一年后,首批1495亩土地被定向拍卖给万达,楼面价仅2800元/平方米,而当时济南当地的拆迁补偿价已到1.3万元/平方米。

  谁也没想到,万达拿地刚满10天,便将济南万达城91%的权益易手融创。有消息人士称,当时济南市甚为不满,暂停了济南万达城的土地出让。而王健林此后两度到访济南,孙宏斌与旗下高管同样到访济南,向当地做解释和承诺。

  腾讯《棱镜》有过披露,王孙两人最终与济南当地达成共识,将济南万达城的开发建设一拆为二,融创只负责济南万达城一期项目1495亩土地,二期1964亩的土地依旧由万达负责。此外,济南当地还要求他们签订补充协议,对万达城的建设时间、标准、后期运营等提出严格要求,否则将采取不允许住宅销售,收回土地等惩罚措施。

  眼下,除了南昌、合肥、等6个万达城开业之外,融创手中还有7个项目在建或等待开业。他们除了一次买断13个万达城内乐园、商业、秀场、游艇会等的总体规划设计、建设管理、品牌许可、运营咨询、运营管理等之外,更重要的就是“现状接收”所有涉及的万达员工,给出的是相同的待遇与半年的考核期。

  今年1月3日,孙宏斌加上融创行政总裁汪孟德、财务总监曹鸿玲、法务总监薛雯、首席运营官马志霞等高管一行6人到万达总部,专门与王健林商讨万达城资产交割问题。而如今还保留着13个万达城9%股权的王健林,还将与融创一起,“万达将全部资源,全力支持13个万达城中尚未开业的项目顺利开业及运营”。

  万达为此连发两份声明进行反驳,称文旅集团将是万达的“永续发展”产业;将继续投资文旅产业;要保留和重组文旅团队。

  事实上,近一个月时间里,王健林频频奔走于各地,与地方重要高层会晤,被视作万达重起炉灶布局文旅的关键信号。

  10月12日,王健林在敦煌莫高窟前留影,满面。这一天,他们刚与敦煌市相关领导就万达在敦煌投资文旅项目的可行性进行了初步沟通。

  搁置许久的万达城计划,也将迎来新发展。在敦煌行的前一天,王健林在拜会了内和市高层官员。他们热切谈论的线个万达项目的落地,其中之一就是万达城。

  沿着“一带一”的节点线,王健林在国庆前还专门去考察了西安万达城的项目选址。两年前的12月,西安相关部门的人专门奔赴南昌万达城调研学习。南昌万达城,是首个以“万达城”命名的超大型文旅商综合品,这在万达文旅产业发展史上有里程碑意义。4个月后,西安万达城推进工作领导小组成立,并将此项目列为重点项目正式签约。

  直到不久前,西安万达城才再次被提上日程。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万达准备将文旅与体育合为一体,在西安放入唯一性IP的重大项目。

  “除了上述在谈与即将落实的万达城,万达之前还在武汉、惠州、长沙、乌鲁木齐等地有过布局准备,”万达内部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王健林保留了万达文旅产业的团队,正在重组文旅规划院、文旅建设中心和文旅管理公司,“预计在元旦前后,万达2018年年会上将公开新文旅架构。”

  眼下,对于王健林来说,重塑与地方关系,获取地方各类优惠政策与配套,仍是万达发展的关键之一。在有噱头有看头的文旅领域,万达断然不会白白放弃淬炼多年的文旅核心技术。但这些还在框架协议里的项目,何时能够落地,还是未知数。而王健林是否重拾大型文旅重资产投资,会有多大力度的投资决心,目前还是个未知数。

  毕竟,在转手13个万达城的时候,王健林拿出来万达内外的理由是:“经过数学模型分析,每个大型文化旅游项目需要七八年有息负债才能往下走,十几年才能收回投资。万达十几个文旅项目叠加在一起,虽然通过销售物业能回收大部分现金,但至少五六年内,每年净增1000亿元负债,压力相当大。”

  万达给出了一个简单的解释:今后,将本着重资产、轻资产两条腿走的方针,继续投资正在洽谈的一批万达城项目,其中轻资产万达城将选择包括融创在内的多个投资方进行合作。

  在四起的时期,10月22日,万达宣布与遵义合作开发红色文化旅游项目和万达广场,似是向市场宣告:文旅依旧是万达的名片,他们没有放弃文旅产业。

  从此次和遵义签约的情况来看,万达计划在遵义市内以直投、合作独资、合资等多种形式开发建设万达红色文化旅游项目1个和万达广场2个,项目总投资计划约100亿元。

  其中,万达广场项目额作为大型城市综合体,其中集中式商业占地面积约4.7公顷,商业总建筑面积不少于7万平方米,业态包括但不限于国际影城、大型超市、儿童娱乐、室内精品步行街、时尚街区等。

  万达红色文化旅游项目将作为遵义打造全国著名红色文化传承重点项目,集红色文化传承、旅游、商务、研学、培训、体验、旅居、康养度假、购物为一体,占地面积约67公顷(折合67万平方米)。

  在此之前,万达已与延安市签订了一份《红色旅游小镇项目合作框架协议》。但关于这笔投资的相关细节,万达至今还未作任何披露。

  “万达将旅游城市进一步细分出红色旅游,是一个非常棒的决定,”兰德咨询总裁宋延庆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红色旅游是目前旅游产业的重要板块,也常有前景的一个热门市场。

  《2018年全国旅游工作报告》显示,近3年来,全国红色旅游接待游客累计达34.78亿人次,综合收入达9295亿元。文化和旅游部发布的报告显示,上半年,18个红色旅游信息报送重点城市和填据的436家红色旅游经典景区共接待游客4.84亿人次,同比增长4.83%,相当于国内旅游人数的17.13%,实现旅游收入2524.98亿元,同比增长5.73%,相当于国内旅游收入的10.32%。

  “但国内大部分红色旅游目的地的旅游商品开发现状还并不尽如人意,旅游商品的同质化倾向严重,旅游商品创意概念的表达受阻,”第二外国语学院旅游管理学院院长厉新建认为,国内红色旅游一定程度上存在着诸如红色旅游资源开发模式单一、项目建设同质化严重、产品结构不合理等问题。

  王健林可以重新站到机会区。“相比万达城的体量和投资额,红色小镇就是迷你版,并不会对企业的资金链造成过重影响,”易居研究院研究总监严跃进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更关键的是,红色旅游沿线以贫困和山区地段为多,是扶贫攻坚的重要领域。类似延安等城市,这两年基础设施改善非常快,包括高铁建设等,所以投资的机会较大。

  在此之前,万达在贵州丹寨已经有过小镇项目、扶贫项目的操盘经验,其中“丹寨万达小镇”被视为中国乡村文旅样板级项目,和中国企业参与旅游扶贫的优秀案例。

  不过,红色旅游项目建设不同于万达城,如何确保红色文旅的本质与方向,如何将红色文化与科技、动漫、电竞等现代、年轻元素结合,如何不过度市场化、经济化,这依旧挑战万达的实力。